Wednesday, September 9, 2015

何錯之有?

報載高雄市兩名 15 歲少女,日前無照雙載且未戴安全帽,為躲避警方攔查,造成後座陳姓少女傷重不治。巡佐施富國抱怨「警察,依法行政何錯之有?」

這裡說「錯」有兩種意義。法理上,警察目擊犯法行為本應追查,的確沒錯。但是「追查」是有限制的。比如說,嫌疑犯只是想逃離的話,文明國家的警察一般是禁止開槍殺人的。一部分原因是犯的不一定是死罪,在街上直接槍殺並不見得是正義。再來就是會有誤擊旁觀者的危險。

所以第二種「錯」的意義來自對現場的判斷。如果警察的動作(如高速追逐)會造成公眾危險,就要很小心的冷靜考慮。換言之,我們期望警察的處理不是制式的動用武力,而是運用智慧找出兼顧法治和安全的解決方法。這決不是說不能動手抓,但是有時不追反而是正確的。民眾不願看到未成年少女喪命,更不願意看到警察或無辜路人死傷。我不敢透過媒體三兩句話就批評本案的處理,這裡說的是施巡佐的態度。

施巡佐也說「沒有任何遺憾跟可惜」,也大有問題。未成年少女心智不完全成熟,所以犯錯本不就以成年人的法條處罰。如今一個死另一個大概過失殺人,怎麼不可惜?